首页 »

摩拜单车王晓峰:年底前上海将投10万辆,一半在徐汇

2019/10/20 17:42:14

摩拜单车王晓峰:年底前上海将投10万辆,一半在徐汇

智慧城市究竟和我们现在的城市有何不同?当城市变得“更聪明”之后,我们的生活会怎样改变?

 

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今天最新获悉,徐汇区政府已经与“摩拜单车”达成战略合作,双方将在徐汇探索形成智能共享自行车的完整发展模式,同时研究制定统一的智能共享自行车标准,包括生产、运营、车辆管理、政府合作等。未来,这套标准计划将在全市乃至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,推动我国智慧城市建设。

 

与此同时,“摩拜单车”CEO王晓峰向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表示,今年底前,摩拜单车在上海的投放量将超过10万辆。届时,上海将超过杭州,成为全球拥有最多公共自行车的城市,也将成为世界首个规模化的共享智能自行车城市。

 


 

为什么是徐汇?

 

有一点值得注意:摩拜在上海“10万+”的投放量中,徐汇将占据半壁江山,今年年底前投放量将达到5万。

 

“摩拜最早的发源地就是徐汇斜土路一间90多平米的民房,所以我们对这里很有感情。”王晓峰告诉记者。今年4月22日,摩拜在徐汇区大木桥路投放了首部自行车,截至目前,已在徐汇投放了3万余辆智能共享自行车。

 

选择上海作为首个投放点,摩拜方面已多次作出解答——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中,上海四季分明的气候、一年300天适宜骑行的天气状况是关键因素。

 

至于为何选择徐汇作为探索“摩拜模式”的大本营,丰富、完整的行车空间是重要因素。王晓峰表示,徐汇同时具有老洋房区(衡复历史风貌区)、产业园(漕河泾开发区)、各类轨交线路和滨江地区(徐汇滨江)等多个城市运用空间,让摩拜在创业初期,能够在可控范围内探索全球第一个无桩智能共享自行车系统的建设。

10月13日当天,以徐汇区为出发点的自行车出行图,红点为起点,黄点为终点。


 

标准和模式是什么

 

目前,全球拥有公共自行车体系的城市达800个,中国有180个。建立一套中国自己的智能共享自行车行车标准,水到渠成。

 

“不过,既然加上了‘智能’概念,共享自行车就不是‘我放车,你来用’这么简单。”

 

王晓峰向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表示,智能共享自行车的管理标准需至少涵盖以下几点:第一,车辆本身首先符合国家自行车检测标准;第二,投放量必须有明确规划;第三,政府与企业共享哪些数据;第四,政府是否能给共享自行车统一编号;第五,推广投放过程中,明确政府和企业的职责权力;第六,遇到车辆偷盗、损坏等问题,明确政府和企业各自的职责权力。

 

这几项标准的需求出处,都来自过去半年,摩拜在上海的运营反馈。“既然涉及老百姓的出行,那么车辆一定要符合国检;因为是无桩自行车,所以投放量一定要提前规划,投放点也需要动态调整。”

 


 

建立在数据之上的智慧城市

 

摩拜对政府城市管理的需求同样关注。

 

徐汇区政府漕河泾开发区园区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就向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坦言,虽然包括徐汇在内,上海多个城区都拥有自己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,但对于使用范围更广的无桩共享自行车,必须借助企业力量,一同完善城市公共交通体系。

 

“当企业掌握大量数据和用户需求,下一步就是了解政府究竟需要什么。”王晓峰表示,过去几十年来,公共交通体系中,自行车的数据一直缺位。“地铁数据可以靠刷卡统计,出租车出行可以靠运营公司统计,就连步行也能靠移动通信公司统计,这些数据很大一部分都能算是普查了。”

 

“唯独自行车,没有人好好做过统计分析。”

 

城市慢行系统的建设,为自行车“重出江湖”奠定了契机。

 

今年初发布的徐汇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中就提出,2020年前徐汇要建设成“便利无限的智慧城区”。尤其在徐汇滨江和衡复历史风貌区,公共交通领域的城市慢行体系建设引人注目。

 

“一辆车一天被骑行几次,在哪里停放、哪里开锁,骑行速度多少,有几天没被使用过,在哪里使用率比较小……这些数据都是未来城市道路交通规划中,非常有价值的参考数据。”王晓峰说。

 

目前,徐汇淮海中路、衡山路等主干道均禁止非机动车行驶,但这些处在历史风貌区的道路,却是骑行族慢行上海的必经之地。对此,徐汇区方面明确表示,根据摩拜提供的数据分析结果,未来不排除对部分道路路权设置进行调整,在淮海中路、衡山路部分路段适当开放骑行。

摩拜单车


 

用户行为纳入征信系统

 

摩拜背后的大数据分析代表了科技的进步,而科技对城市的改变不仅是让环境更智慧、宜居,还包括对市民的教育作用。

 

近日,一条名为“年轻人用美工刀挖开摩拜单车,看车胎是否真的实心”的新闻又成为微博热搜。

 

“人的行为被监督时,才会更自律。”王晓峰表示,与徐汇达成战略合作后,摩拜会着手研究有无更好的机制约束用户使用行为。目前可行的手段有两种:第一,使用技术手段和外部管理手段,比如对使用不当的用户进行扣款或是限制使用;第二,寻求第三方征信系统帮助,如芝麻信用等。

 

王晓峰说,用户的用车行为成为征信体系的一部分,这样看似“不起眼”的不文明行为,也会对个人信用产生影响,对未来城市管理将提供极其重要的帮助。尤其当手机实名制全面实行后,来自公安部门、通信公司、征信系统以及摩拜的数据信息,可建立起更加全面的个人诚信档案,通过不同社会资源的组合,共同为智慧城市建设发挥效用。

 


栏目主编:王志彦  本文图片由摩拜单车提供  图片编辑:曹立媛  编辑邮箱:jfshquxian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