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香港普选面临的两大考验

2019/9/11 22:49:37

香港普选面临的两大考验

 

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香港政改框架决议草案,标志着2017年香港政改五步曲已经走完了前两步。除了坚持《基本法》与表明同意普选之外,北京还首次明确提出了两条原则,即特首候选人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半数以上支持;且候选人数为2到3名。

 

既然中央的态度已经明确,香港政改进程接下来将由特区政府来接棒了。如今,特区政府要处理两方面的问题:第一,回应社会的不同声音,并应对由此引发的社会运动;第二,将修改法案及其修正案提交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,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。目前来看,两个担子,哪个都不轻。

 

问题一,即如何回应香港社会的不同声音。这主要来自“占中”运动的组织方、所谓“真普选联盟”以及“十八学者”等党团及学者联盟。这些声音主要集中在特首候选人的产生办法上。

 

在全国人大决议出台后,各种与《基本法》相冲突的方案落空,反对声音频起。有人对此实现表示失望;而作为香港泛民党团力量联盟——“真普选联盟”,他们握有立法会相当票数,不排除他们对决议投反对票,维持2012年选举方案。

 

至于发声一年有余的“占中”运动,由于人数参与过少,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,将“社运”寄希望于学生群体。目前,由香港8所大专院校组成的学生会——“香港专上学生联会”宣布自9月22日起罢课一周,希望能与特首及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对话,其秘书长周永康表示,如诉求不能得到回应,罢课运动可能升级。

 

其实,不论是“国际标准”还是“提名机制”,这些争议都纠结于一个问题,有限制的选举是不是普选?

 

反对声音认为全国人大决议对特首候选人的门槛定得过高。实际上,即便反对声音中的极端方案,也给特首候选人设置了门槛。比如,“真普选联盟”坚持的提名方案,即获得地区直选登记选民2%的支持,就能成为特首候选人,换算下来,也需要7万到8万登记选民的提名才可以获选特首。

 

这个门槛虽然比全国人大决议的门槛低,但毕竟也是个限制。极端地说,如果说香港每位年满40周岁,在香港居住20周年的永久居民中的中国居民都有权参选特首,那就不需要设置提名机制,只需要有一个报名机制了,这不就更加“公平”了?

 

香港反对派泛民力量为何还要设计提名机制呢?显然,它都是基于自身利益考虑。

 

“真普选联盟”所在的泛民党团希望设计一个对自己不算高,但对没有政党背景的独立人士有难度的门槛。这样,有党团背景、有基层动员能力的政党候选人可以入闸,同时也有效避免了过多独立人士成为候选人,产生的分票效应。

 

如今,香港不少学生与学者提出的方案不约而同向“真普选联盟”提出的2%靠拢,但在他们激情呐喊队伍中,有多少人想过这个所谓的低门槛是怎么来的?真是基于爱港的公心吗?

 

说到底,香港特区行政长官选举是中国的地方选举,《基本法》中对特首“爱国爱港”对要求是地方性选举的必须条件。如果地方领导人不爱国,抱着“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态度”对待中央政府,这种选举非但不会为香港带来繁荣稳定,反而会将香港拖入泥潭。

 

《基本法》规定的提名委员会,以职业和界别代表团体为基本单位,由各界别选举产生,特首候选人获得半数以上支持,意味着候选人在经验、能力上获得了多个界别的肯定,这是对选举后管治阶段负责任的候选人产生方式。

 

于是,就有了第二个问题。

 

如果可以设计出一套方案,保证选出真正能够代表各界别利益和意见的委员。这些委员就可以基于本届别诉求以及对未来香港特首对政策期待,进行提名。相对于比较容易受煽动的普通市民,界别委员或出于自身利益,或出于专业知识考虑,提名结果会更贴近香港的切实发展。

 

按照政改五步曲,特区政府完成方案制定后,将提交立法会通过。根据《基本法》,政改方案须获得立法会三分之二议员的支持方可通过。

 

根据建制派(拥护或支持香港特区政府现有制度的人士)与泛民议员在立法会的席位,亲建制派占43席,政改方案要获通过最少要获得47票,也就是说,至少有4名泛民议员支持方案,政改方案才可获立法会通过。按照目前形势,能否成功获得泛民议员支持,尚属未知。

 

对此,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在香港答记者问时已经说的很清楚,政改要获得香港立法会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,如果不通过,谁反对,谁负责。毕竟政改方案可以将香港民主进程向前推动,如不通过,香港特首与立法会选举方案都将维持2012年政改方案,这并非泛民希望看到的局面。

 

目前特区政府刚刚启动方案制定,距离送交立法会投票尚有时日。这段时日中,泛民议员的态度转变将成为方案会否通过的关键。接下来,特区政府会设计出一套什么样的方案,以及如何应对社会上的各种声音,于其能力、胆识与智慧,都将是一场严峻的考验。